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影视化改编为何难有“最优解”

时间:03-25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51

影视化改编为何难有“最优解”

瞬 雨网飞版《三体》剧集第一季上线,原著党几乎都是一次性刷完8集。由于有腾讯版剧集在前,很多观众就不约而同做了一次比较研究。诸多的科幻群、三体粉丝群、评论文章等都展开了热火朝天的讨论,甚至有天体物理专业人士组织了相关专题。讨论越热烈,创意越丰富,从《三体》衍生的讨论激发出越来越多对科技发展有益的观点。与好莱坞常见那些披着科幻外衣的超级英雄神话相比,基于科技探索和文明发展的科幻题材显然更有营养。不过,在好评如潮的同时,恶评也一样如潮。大多数批评的声音集中在两个方面:是否忠实于原著?是否充分兼顾各方?任何一部影视作品,要做到面面俱到都是不可能的。批评者不仅会从视觉特效、人物设定和叙事手法等技术角度加以审视,而且更加众口难调的是:“为什么这样”“为什么那样”诸如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,即便好莱坞把所谓“政治正确”玩得炉火纯青,仍然摆脱不了来自族群、性别、历史和文化等各方面的审视。好莱坞影视生产流水线的优点和弱点,在《三体》剧集身上都暴露无遗。既然是开放式的改编,难免败笔。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“整个宇宙为你闪烁”。这是原著中的第一波高潮,是三体组织针对主人公的一次挑衅和警告。这种需要借助专业的射电望远镜才能看到的闪烁,是宇宙背景辐射的闪烁,是看起来几乎能重写宇宙学理论的大事件。对身为物理学家的主人公而言,其震撼力度和影响深度要远远大于一次焰火表演式的视觉闪烁。网飞版将其改编为肉眼可见的星空闪烁,带有广而告之的意味,丢失了原著的深刻意味,大大削弱了原著的戏剧冲突和思辨美感,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。“魔改”还是“妙改”,就在一幕之间。所以,对科幻作品的影视化改编,除了考虑娱乐性和理解性之外,还需要兼顾科学性。在两部《流浪地球》的改编中,导演郭帆依靠科学顾问团队,既回避了原著中存在的科学BUG,又充分融合了当今的科技热点,就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成功案例。影视化改编从来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是,改编要不要忠实于原著?进而言之,究竟要忠实到什么程度?资深三体粉丝、日本知名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刷完网飞版后,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具有代表性的看法:“我希望人们都去读读原版小说,对于原著粉来说,可以推荐腾讯版《三体》剧集。”其实,无论是以戏剧性还是叙事性进行评价,一部影视改编作品都不存在某个版本是最优解。腾讯版虽然相对忠实于原著,但当时也被很多观众认为情节拖沓。而为了迎合全球受众的口味,也是为第二季、第三季的商业价值做铺垫,网飞版在改编过程中,对故事发生和发展的事件序列、人物设定与关系等内容,进行了重新安排。只有忘记原著,才可能享受改编。原著党在观影时会时时在影视作品中寻找原著的细节,这就很可能瓦解观感与表达的融合,形成解构与重构的对立。无论相关影视作品如何精彩,都无法得到欣赏。一次成功的影视化改编需要找到与时代的契合点,也就是说,它需要在当下的时代找到对接之处,使陈旧的叙事变得新鲜诱人。笔者为什么会觉得《沙丘》的改编在很大程度上是失败的?作为没有读过原著的观众,笔者无法被电影开篇的叙事所吸引。写在宇宙背景下的中世纪家族争斗,这样乏味的叙事很难让人第一时间就产生兴趣。如果对原著陌生的观众被要求必须代入原著才能欣赏影视作品,那么原著党津津乐道的改编就将无法出圈,收获更多的受众。一千个人的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读书和观影都是每个人进行再创作的过程。但文字是抽象的,影视是具象的,所以图书读者的再创作空间非常大,而影视观众的再创作空间相对小。那么,影视的再创作更多呈现在改编过程中。批评往往来自于再创作,因为不符合具体观众的个人想象。就像某些观众发出的灵魂之问——“XX是非这样不可吗”。作为面向全球市场的娱乐和商业影视作品,内容自然或多或少会掺杂这样那样的迎合,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。应该看到,网飞版《三体》的全球放送,不仅进一步推动了世界对中国科幻和中国文学作品的了解,而且在客观上,对科幻影视剧领域泛滥的伪科幻,包括但不限于漫威超级英雄类型和仙侠穿越类型等,也算是良币对劣币的一次有力回击,对科幻领域重返黄金时代的科技探索精神也有着不小的促进作用。我们已经看到,光圈、镜头和洗印流程消失后,拍照已成为普通人的举手之劳。这时候,构图和艺术眼光就成为重中之重。与之类似,AI即将带来的影视业革命中,取景、运镜、剪辑等都将逐渐成为机器的工作。到那时,作为再创作核心的改编,将成为重中之重。康德曾说,“既不从自己的视点,也不从别人的视点审视事物,而是直面通过差异暴露出来的现实。”这一点,无论是观众还是剧组,都是很难做到的,但这却是看待文学作品影视化改编的最恰当姿势。(作者是技术经济观察家)▲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